通行证: 密码: 立即注册
广告

“组团贪腐”,何以轻易成功?

2012-12-21 10:03:43 来源:仪征之声 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核心提示:过去的两年间,河南许昌东城区拆迁领域60余人相继被批捕、起诉,加上数人潜逃,东城征地办全军覆没。涉案人员以拆迁之名“团购”了当地拆迁事务,贪污、受贿金额动辄数百上千万元。办案人员说,“进了这个圈子,不贪就成了另类,不贪就得受排挤,不想贪也得贪。”

  过去的两年间,河南许昌东城区拆迁领域60余人相继被批捕、起诉,加上数人潜逃,东城征地办全军覆没。涉案人员以拆迁之名“团购”了当地拆迁事务,贪污、受贿金额动辄数百上千万元。办案人员说,“进了这个圈子,不贪就成了另类,不贪就得受排挤,不想贪也得贪。”在这场组团腐败中,负责拆迁的官员之间达成了彼此合作、互不干涉的“默契”,而被拆迁的村民和负责拆迁的官员也携起手来,一反拆迁队和钉子户斗争的常态。( 来源:12月18日《检察日报》)
  “不贪就得受排挤”与 广州城管队长王宝林的“不敢不收”异曲同工,但他们显然更“聪明”,因为天下没有攻不破的堡垒。组团贪腐,顺带将当事方绑上贼船,封口结盟。一旦堵住堡垒的缝隙,被攻破的概率立马骤减。我们当然要对拆迁户的“见利失义”的变相“挺腐”指责,但我们更该思考:贪官何以能够轻易“组团贪腐”成功?
  现如今,一些行业诸如建筑、房地产、工程招投标等越来越成为贪腐的热门领域。这些领域本该受到监管部门重点“关照”,但很多时候却存在监管盲区,以至于“逼”其成了一个封闭自由的“城堡”。当一座堡垒密不透风,乃至于反腐的拳头都无法进入,那么,上贪下腐便很容易得以粉墨登场,想干净者也难洁身自好。正是对一些特殊部门的监管缺位,为权力变现留足了空间和土壤,也无形之中给清查腐败工作增加了难度。
  而从表面看,这起组团贪腐事件,其支撑点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绿林帮派思维,骨子里,“有福同享”是因为利益诱惑比风险成本低,难以发现,才会有“贪贪相护”。而所谓“有难同当”,根本就是个假话。且不说很少“有难”,即便“落难”,对其处罚能有多重?不妨看看,现如今对贪污受贿的处罚状况。即便是成百上千万地贪,被判死刑的有几人?有些只是判个十几年,顶多死缓。如此“隔靴挠痒”,能有多少震慑力?而要说我国目前的相关法律,并不少,但腐败分子依然敢于“前腐后继”,以至于呈现团体化状态。不怕法,说穿了还是法律的威慑作用不够强大,处罚太轻、腐败成本太低。
  组团贪腐案件,让我看看到了反腐的长期性与复杂性。从长远看,反腐必须通过严刑峻法,并且执行严明,以此逼迫官员、民众养成守法习惯,自觉拒贪、揭贪。而在当下,恐怕还要对不同行业“用力”有所侧重,在手段上也必须有创新。譬如对于贪腐热门领域,除了对官员的权力进行有效的监督和制衡,更要预先将防腐反腐触角伸进去。通过里应外合,撕破“腐网”,切断贪腐链条。试想,如果当初有健全的拆迁公示制度,能够接受外部监督,有强硬的检查、资产审计手段……还会有这么多人贪,贪得这么久,贪得如此无厌,贪得如此心安理得,贪得如此“安全”吗?
 


[作者:晴川]
验证码:
广告
返回新闻频道首页
广告
广告

总新闻排行

广告
广告
广告
不良信息举报信箱 主编信箱 给仪征之声提意见
关于仪征之声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法律申明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仪征之声网络 版权所有
©2010-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