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 密码: 立即注册
广告

《未成年人保护法》到该修改的时候了

2012-08-24 00:44:51 来源:仪征之声 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最近有关未成年人的违法犯罪案例明显增多:先有19岁少年强迫13岁幼女卖淫,后有90后为20元车费残杀黑车司机,再有5名未成年少年连捅30多刀劫杀的姐。8月13日的《扬子晚报》和《成都商报》分别报道了两起未成年犯罪新闻:《17岁少年为上网拦路抢劫,被抓后不知犯重罪》;《发布10岁女孩裸照,11岁男孩敲诈100Q币》,让人读之心头不免隐隐作痛。(8月13日成都商报)

  这些案例主角虽都是“未成年孩子”,却明显具有“成人”犯罪特点:手法狡猾,手段残忍,危害巨大,甚至有的还事先有计划有预谋有分工。即便是仅仅11岁的豆豆,在聊天过程中,也是一再劝诱与对方裸聊,其成熟老练已堪比成人。而更让人吃惊的,是他裸聊的目的性非常清楚,就是以发裸照要挟,“敲诈”获得“100Q币”。这显然是从现实社会实例中得到启发后“吸收”过来的——如此高的智商和胆量,哪里还有一丝《未成年人保护法》中“未成年人”那种贪玩、童心未泯的小顽童的影子?当一个“孩子”无论从心智、身体等方面,都已成熟期到成人或接近成人的水平,如果还沿用这个21年不变的陈法,就有些不合时宜。而且,退一步说,即便豆豆“因年龄太小被免于处罚”,也不该对其没有任何惩戒,至少要让其监护人因监护不力付出相应的代价。否则,按照这个逻辑,假如他发的是成人裸照或者更“更爆”的图片,是不是也可以免于处罚呢?

  虽说惩罚在任何时候都只是手段,而不是目的,但是惩罚的威慑力永远有着无法替代的作用。有人担心说,让这样的孩子进入监狱,有可能交叉感染,或因为有前科难以被社会接纳,变成一个“真正的坏孩子”。这个担心当然是可以理解的,就是“近墨者黑近朱者赤”的意思,但其中透漏出的“只要进监狱的就是坏孩子”这样的刻板思维却是十分错误的。法律范围内的一切惩罚本质都是为了“治病救人”,好孩子也不是天生就好,坏孩子不是天生就坏。“好”变“坏”的孩子必须有个有效办法逼其走上正道,使“坏”变“好”。然而,我国目前司法机关对未成年人采取的诸多“温情”措施,如附条件不起诉、定罪量刑从宽原则、尽量适用缓刑原则等,并没有从根本上阻止未成年人犯罪,有时候反而有鼓励纵容之实,显得有些矫枉过正。

  当然,未成年犯罪成因众多,比如家庭关爱缺失,比如社会的不良影响等等,这需要我们从家庭引导、学校教育、法制宣传等方面着手,提高未成年人的自我识别能力、应变能力、情绪控制能力、适应社会环境的能力,但《未成年保护法》的“溺爱”必定是个重要原因。试想,一个11岁男孩,很轻松地学会了“骗人招数”,会不知道这是犯法?在我看来,就是他捏住了《未成年保护法》的软肋。

  无论从理论还是实践上看,只要“未成年人”的身心较之前有了深刻变化,一切与“孩子”有关的法规条例也必须做出相应调整。从这个意义上说,要让误入歧途的“未成年人”迷途知返,下调对未成年人的追责年龄十分必要。

[作者:晴川]
验证码:
广告
返回新闻频道首页
广告
广告

总新闻排行

广告
广告
广告
不良信息举报信箱 主编信箱 给仪征之声提意见
关于仪征之声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法律申明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仪征之声网络 版权所有
©2010-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