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 密码: 立即注册
广告

不能让高额社会抚养费去向成谜

2012-06-02 22:23:54 来源:仪征之声 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2007年,温州一位老板因超生被征收社会抚养费101万元,首次突破百万纪录。之后,这个纪录屡屡被刷新。近日,瑞安市塘下镇有对陈姓夫妇,因非法生育第二胎,被瑞安市计生局罚了130万元,创下了温州征收社会抚养费之最。(5月30日《都市时报》)

  超生,以前是越穷越生,现在已然成了富人的游戏。赵大叔的小品《超生游击队》中的情节,早已作古。本来,违法超生,剔除不可抗原因,防止出生为第一追求。但是,如今违法所生,有哪一个是在无法查证的情况下超生的?甚至,只要手握票子,就可以在执法者眼皮底下堂堂正正地生!既然收取社会抚养费是明文规定,又最经济最简单,当然首选!这正是普通公众的愤怒所在。

  其一,贫富惩罚不公。对于普通人的超生,几万元的超生成本,可能就使得一个家庭陷入生存窘境而不得不“自愿守法”,但对像这对陈姓夫妇这样的富人而言,即便罚款130万元,或许根本不算什么。财富占有无法求公平,但在法律面前至少一律平等。富人用钱就可以很轻松地超生,有钱就能享受法外开恩,用钱赎购法律尊严,这是不是另外一种不公平?不承认,就是以法律之名亵渎法律,以公平之名损毁公平。其二,是罚款去向不明。有报道说,去年我国31个内陆省市总征收社会抚养费为279亿元。当然富人“贡献最大”。如此巨额费用,在许多地方却“去向成谜”。既然是社会抚养费,就理当被严格管理,既要收得有依据,还要花得看得见,更要花得是地方。社会上还有那么多学习生活条件艰苦的儿童亟待改善,偏远地区的孩子嗷嗷待哺,校车安全始终牵动着国人的心……如果将这笔抚养费直接让全国儿童受益,社会的质疑还会如此强烈?人们担心的是,这些钱到底“抚养”了谁?是被随意花掉了?是被当做“三公消费”的资金挥霍掉了?还是进了自家小金库,抑或直接进了个人腰包?其三,执行政策走偏。理论上,收取收回抚养费之目的,一为惩戒,二为警示,但如今顺序颠倒了,你超生我罚款,乃至干脆坐等超生收钱。以执行政策之名,行为部门谋利之实。当“罚款经济”成为一种“创收”手段,违法超生的不合法就有了一定的合法性,也便为人们尤其是富人超生洞开了方便之门。“瑞安违反计划生育政策现象较为严重”,答案正在这里。而罚款数额一旦成手中的橡皮泥,也必然为腐败留下了空间。

  然,这一顽疾并非不治之症。药方有三。其一,切断财路。将社会抚养费一律纳入国家金库,让相关部门没有丝毫支配权限。没了利益可图,就失去了“为罚而罚”的滋生土壤。其二,强化考核。对相关部门的考核,不能看罚款多少,而是问少生几个。并且有足够力度的惩处措施,富人超生不会绝迹,但至少会少许多。如此罚了生,生了罚现象就会根本扭转。怕的是,这或许正是某些人最不愿意看到的结果。其三,修改政策。对于罚款数额等不适应时代的条例,需要重新界定,超生漏洞不塞,制度就很难不在部门利益的绑架下委曲求全。而正本清源的关键,还得看决心有多大。         

[作者:晴川]
验证码:
广告
返回新闻频道首页
广告
广告

总新闻排行

广告
广告
广告
不良信息举报信箱 主编信箱 给仪征之声提意见
关于仪征之声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法律申明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仪征之声网络 版权所有
©2010-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