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 密码: 立即注册
广告

仪征百岁新四军姚一汉:子弹打光了,拎大刀贴身肉搏

2017-07-13 22:17:58 来源:澎湃新闻 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核心提示:百岁新四军姚一汉:子弹打光了,拎大刀贴身肉搏  我是1916年1月2日出生于现在仪征市的谢集,小时候我的家庭非常困难和不幸。母亲在我10岁时便去世了,后来父亲又娶了一任妻子,而她对我很不好,经常打骂我。

  
  1937年7月7日,抗日战争全面爆发。抗战期间,中国军民伤亡3500万以上,其中军队伤亡380余万。按照1937年比价,中国官方财产损失和战争消耗达1000多亿美元,间接经济损失达5000亿美元。

  2015年7月30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会上强调,“抗战研究要深入,就要更多通过档案、资料、事实、当事人证词等各种人证、物证来说话”,“要做好战争亲历者头脑中活资料的收集工作,抓紧组织开展实地考察和寻访,尽量掌握第一手材料。”

  3个月后,2015年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第二批)名单公布,南京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张连红申报的“抗日老战士口述史资料抢救整理”课题中标立项。2016年3月至今,课题组人员与民间志愿者携手,已经完成老兵口述访谈近500人。此项工作预计到2020年12月结束。

百岁新四军姚一汉:子弹打光了,拎大刀贴身肉搏

 


抗战老兵姚一汉

口述人:姚一汉

采访人:王骅书(盐城师范学院新四军研究所教授)、王金鑫(盐城师范学院公共管理学院本科生)、查媛(盐城师范学院公共管理学院本科生)

采访地点:江苏省仪征市城南社区

整理人:王金鑫

一、南京沦陷了,我们组织义勇军打鬼子

  我是1916年1月2日出生于现在仪征市的谢集,小时候我的家庭非常困难和不幸。母亲在我10岁时便去世了,后来父亲又娶了一任妻子,而她对我很不好,经常打骂我。

  14岁的时候,父亲去世了,我成了孤儿,和奶奶住在一起,当时家里的伯父和叔叔都劝奶奶不要收养我,但是,奶奶还是从我小时候起就一直照顾着我,还供我读了五六年的私塾。当时私塾设在我的儿时玩伴魏家齐的家中,我们两家是邻里,两人一起长大,一起学习,一起玩耍。他家不仅是书香门第也是拥有两百多亩土地的地主家庭,生活较为富裕,因此就请了私塾老师在家设学塾,并招收我们这些附近邻居的学龄儿童去学习,由侯贯老先生在私塾里教我们。侯贯当时是青年进步塾师,除了教我们《三字经》、《百家姓》、《四书五经》、《唐诗》、《宋词》等这些古籍外,还教我们不少中国文学和历史典籍,像《古文观止》、《文心雕龙》、《龙文鞭影》、《资治通鉴》等等,同时也学点地理,那时候我们写作文使用的都是文言文。

  1937年12月13日,日寇占领了首都南京,12月16日,日军第十一师团天谷支队一部由扬州西进,分别于当日和24日占领了仪征县城和毗邻的安徽天长一线。当时国民党的党政机关在日本人来之前,已经跑到了清江,就是今天的淮阴,地方上只剩下乡保长,奉行无政府主义。日本人一来,烧杀抢掠,杀人放火,强奸妇女,社会十分混乱,老百姓心里恐慌四处逃命,当时魏家齐对大家说:“日本鬼子来了,就是要消灭我们的,你逃能逃到那里去!”于是魏家齐和我以及洪碧如三个人便一起组织义勇军,因为东北有个义勇军,所以我们便效仿东北义勇军,成立了“苏皖边抗日义勇军”,也就是“苏皖边游击队”,抗日打鬼子。当时到处有人打着抗日的旗号,但都是假的,是为了敲诈老百姓,是假抗日的,只有活动在陈集的陈文和他的部队才是真抗日的。

  我们自己虽然成立了游击队,但是并不懂得怎么样去发动群众和有效地消灭敌人,也没有稳定的补给,想抗日结果没有饭吃,仪征地方上的地主乡绅认为我们游击队不是新四军,看不起我们,说:“你们是游吃队,游吃队,骗吃骗喝的!”因此义勇军也没有很好的组织起来,很快就解散了。一直到1939年国民党派黄家驹代替反动县长戴志强担任仪征县长后,情况才有了改善。当时魏家齐同志已经和中国共产党取得了联系,并于当年9月入党,由于魏家齐同志的母亲与黄家驹的父亲是同学,黄父又死于日本人之手,借用黄家驹担任了仪征国民党县长的关系,进入了县政府常备队成为了中队长以便开展抗日工作,在这期间我一直在家待令做普通老百姓。事情一直到1939年11月,陶勇率领新四军苏皖支队过江进入仪征后,才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之前一直很混乱,新四军过江后,事情才步入了正轨。

  1939年12月,中共仪征县委在陈集西边的小村庄中成立,苏皖支队到达仪征后,在与日伪军进行首次正规化交火,取得月塘保卫战胜利后,又粉碎了天、六、仪、扬日伪军的“扫荡”,打垮了联庄会、大刀会等反动武装,并且赶走了专搞摩擦的国民党省防军16团和黄家驹的国民党仪征县政府。1940年4月仪征抗日民主政府成立,我出任金集区沙集乡乡长,并于同年经金集区张区员的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当时的介绍人就只有张区员一个人,因为那时候是敌占区敌情很复杂,党员又很少,都是单线联系,谁也不知道谁是党员。出来参加革命工作后,我发动仪征当地的青少年,带领他们参加革命,很多人年纪很小就开始当了红小鬼,跟在各级首长身边从事工作。

[作者:网文]
验证码:
广告
返回新闻频道首页
广告
广告

总新闻排行

广告
广告
广告
不良信息举报信箱 主编信箱 给仪征之声提意见
关于仪征之声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法律申明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仪征之声网络 版权所有
©2010-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