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 密码: 立即注册
广告
当前位置:首页新闻大视野

鲜为人知的中共一大参加者——尼科尔斯基徐元宫 

2011-06-29 00:34:44 来源: 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在一个相当长的时间里,我国文献和学界对于1921年7月参加了中共一大的两名外国人之一的尼科尔斯基的情况或者一字不提,或者以讹传讹。在即将迎来中国共产党建党90周年的特殊时刻,翔实地探究尼科尔斯基的真实身份及其在华的活动,以及他从中国返回苏联之后的情况,应该说是一件比较有意义的事情。

  在很长时期里对尼科尔斯基的具体情况知之不详

  我国政界和学界当在介绍参加中共一大的共产国际代表的时候,要么干脆只字不提尼科尔斯基这个人,要么只是寥寥数字提及一下尼科尔斯基人名及其共产国际代表的身份,而以大段的文字将马林非常翔实地介绍一通。根据笔者目前所掌握的资料,我国最早提及尼科尔斯基身份的可能是中共一大参加者之一包惠僧,包惠僧在《新观察》杂志1957年第13期上发表的《中国共产党成立前后的见闻》一文中这样描述了尼科尔斯基:“加上马林和李克诺斯基,到会的共十五个人”,“接着李克诺斯基报告赤色职工国际的工作及其任务。他好像是一个工人出身,说话很慢,声音很低。”这里,他对“李克诺斯基”这个人的身份未作直接说明,而在1979年 6月的一份回忆材料中他明确提及了尼科尔斯基的身份:“加上第三国际代表马林、赤色职工国际代表尼科斯基,共15个人”,这里明确指出了“尼科斯基”是“赤色职工国际代表”。包惠僧在上述文章以及回忆材料中所提及的“李克诺斯基”和“尼科斯基”,实际上都是指的中共一大参加者尼科尔斯基,只不过是中文译名有差异而已。

  另一位比较早也稍稍详细地提及尼科尔斯基的是中共一大的另一位参加者张国焘,1980年出版了他的《我的回忆》以“供内部参考”,在该书第一册张国焘提及为了筹备中共一大而最先抵达上海的他通过李达的介绍了解到“新近来了两位共产国际的代表,一位名尼科罗夫斯基,是助手的地位,不大说话,像是一个老实人;另外一位负主要责任的名叫马林……”张国焘因为对俄国人的姓名记得不够准确,所以总是将尼科尔斯基误称作“尼科罗夫斯基”。除此之外关于尼科尔斯基的其他情况则一无所知。

  事实上,不仅我国政界和学界对参加了中共一大的共产国际代表之一尼科尔斯基的情况知之不详,而且即便在苏联时期以及苏联解体之后的很长时期里苏联和俄罗斯的历史学家们对尼科尔斯基的情况也不是很了解,根本原因就是缺少此人的档案材料。

  苏联学者 ..卡尔图诺娃博士的研究成果

  苏联时期的历史学家 ..卡尔图诺娃博士多年以来一直关注尼科尔斯基这个中苏关系史中的比较重要的历史人物,她本人则主要是从事赤色职工国际与中国工人运动关系研究的。从20世纪60年代中期起,她通过努力找寻到了一些关于尼科尔斯基的并不重要的间接材料,但还是未能搞清楚尼科尔斯基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这反映在20世纪90年代她在为一份档案材料,即“1921年10月13日驻赤塔赤色职工国际代表斯穆尔基斯的信件”作注释的时候指出:“李克诺斯基代表赤色职工国际在中国共产党第一次代表大会期间进行工会和工人方面的工作。李克诺斯基的身份目前还不能确定。按历史文献的习惯说法,他是参加中国共产党‘一大’的赤色职工国际的代表。”

  1987年,应中共中央邀请,苏共中央委员会的一位书记来华访问,这位书记在访问结束回到莫斯科之后,给当时的苏共中央马列主义研究院下达了一个任务:找出中共一大参加者尼科尔斯基的生平履历资料和照片。于是这个任务就落到了 ..卡尔图诺娃博士的头上。接受任务之后,她在1987年秋天在苏共中央马列主义研究院中央党务档案馆又搜寻了很长时间,然后将其研究成果以“被遗忘的中共一大参加者”为题发表在《远东问题》杂志1989年第2期上。

  “被遗忘的中共一大参加者”

  她在文中推翻了此前自己关于“可能李克诺斯基的姓不是真实的,而是共产国际远东书记处某个工作人员的笔名”的猜测,她指出:“以前曾经确认:尼科尔斯基是被共产国际远东书记处派遣到中国去的,并且在共产国际远东书记处工作人员的来往信函中他是以‘瓦西里’或者‘瓦西里耶夫’的化名出现的。但是,在1921年5月至1922年1月共产国际远东书记处工作人员名单和一览表中有瓦西里吗?在这个机构的工作人员中只有唯一的一个人布卡特的名字叫瓦西里,而且布卡特在1921年夏天,也就是中国共产党第一次代表大会召开期间,曾经到过蒙古。但是,根据确凿可信的资料,无法认定这位布卡特就是尼科尔斯基。因为根据档案文献我们可以确认:从1921年6月3日至12月尼科尔斯基一直在上海活动。”

  她还根据共产国际派往中国工作的一位名叫利金的工作人员于1922年5月20日呈交给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远东部的工作报告判断:在完成了进行中共建党的准备工作并参加中共一大的使命,以及组织张国焘等出席在苏俄召开的远东各国共产党和革命团体第一次代表大会的中共代表前往苏俄这一任务之后,“尼科尔斯基应该是自己返回伊尔库茨克去参加远东各国共产党和革命团体第一次代表大会了”。因为利金的这份工作报告证实:“1921年10月初,根据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远东书记处的决定……我被派往广州……在上海,我应拿到工作经费和得到必要的情报。但是,在上海得知:(1)尼科尔斯基同志处没有所需的经费;(2)根据远东书记处的指示,我应在那里等候新的安排。新的安排不久就收到了……让我在瓦西里同志(即尼科尔斯基)出席远东各民族代表大会期间待在上海。”但是, ..卡尔图诺娃博士认为,事实上,“尼科尔斯基没有出席这次大会,因为任何一个会议参加者都不曾提及在会上碰到过他,收藏在档案馆里的此次代表大会参加者们的各种代表证中也没有发现尼科尔斯基的证件。”

  卡尔图诺娃提出带有一定程度推测性的结论

  卡尔图诺娃博士在文章最后指出,“尼科尔斯基,看来就是奈曼—尼科尔斯基 弗拉基米尔 阿布拉莫维奇,又叫贝格?维克托 亚历山德罗维奇(1898―1943)。1921年加入俄共(布)。上过三年赤塔商业学校。1919―1920年在远东共和国革命人民军部队服役。有资料表明:至少 1921年贝格在共产国际机关行政处工作。1921―1925年,奈曼-尼科尔斯基在满洲工作。1926年夏天从哈巴罗夫斯克抵达赤塔。1938年遭到逮捕并被判决参与了托洛茨基反对派,死于1943年。后来,在其死后,得到平反昭雪。”但她声明这一结论是作为一种说法提供给读者们的。

  因为不掌握尼科尔斯基的照片,所以 ..卡尔图诺娃博士引述了包惠僧和张国焘对尼科尔斯基的形象的文字描述来弥补缺少尼科尔斯基照片的遗憾。她还断言“在档案史料中找到任何更加准确的有关尼科尔斯基的材料的可能性都不存在,因为据我们所知在远东和西伯利亚的档案馆里也没有尼科尔斯基的个人档案卷宗。”她在《被遗忘的中共一大参加者》一文的最后,希望尼科尔斯基健在的亲戚以及在自己的科研工作中发现有关尼科尔斯基资料的历史学家们能够将有关他的信息和资料提供给她。
 

[作者:yzzs]
验证码:
广告
返回新闻频道首页
广告
广告

总新闻排行

广告
广告
广告
不良信息举报信箱 主编信箱 给仪征之声提意见
关于仪征之声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法律申明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仪征之声网络 版权所有
©2010-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