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 密码: 立即注册
广告
当前位置:首页新闻大视野

李汉俊:南湖火种在珞珈山下熊熊燃烧

2011-06-17 23:13:53 来源:嘉兴日报 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一件文物

《为什么要印这个报?》

“教工人晓得他们应该晓得的事情”
 

 

  “为什么要印这个报?因为工人在世界上是最苦的。而我们中国的工人比外国的工人还要苦。我们印这个报,就是要教我们中国工人晓得他们应该晓得的事情。”
  1920年8月的一个夜晚,上海法租界三益里。一栋三楼三底的房子内,一位身材不高、血色不足、容貌清癯的青年奋笔疾书,为即将创刊的《劳动界》赶写发刊词《为什么要印这个报?》。与当时颇为盛行的半文半白,甚至不时夹杂洋文的“潮”文不同,这篇署名“汉俊”的发刊词明白如话,简洁得像工厂里的铁钉,毫不拐弯抹角、逞才使气。
  这是一个方生方死的时代,黑暗的秩序摇摇欲坠却又死而不僵,新生的希望如地火激荡却又围困于种种桎梏之中,先知先觉者唯有像蜡烛一样,拼命燃烧自己、发光发热,才能为还在黑暗中踟蹰、徘徊的普罗大众送去光和亮。
  对这位青年而言,这样的挑灯夜战已是家常便饭。万籁俱寂的夜幕下,他书桌前忽闪的灯光,笔尖下喷涌而出的文字,就像黑暗中的火炬温暖人心。
  这位理论才华出众的青年,就是中共“一大”13位代表之一的李汉俊,这份《劳动界》周刊,就是中国共产党建党初期的第一份工人周刊,顺理成章地被历史定格为传播马克思主义的“工人的喉舌”。
  这一年,李汉俊正值而立之年,两年前刚刚从日本回国,但已是上海社会主义者群体中的著名人物,上海的中国共产党早期组织代书记。
  一年后,又一个夏夜,在已迁至上海法租界望志路106号的“李公馆”里,一群口音不同、衣着不同的年轻知识分子,因为对国家的共同热爱和对新生政党的无限憧憬齐聚一堂,酝酿着一件开天辟地的大事——组建中国共产党。
这个红色起点即将落笔之际,一个不速之客不期而至,代表们迅速撤离。为了掩护同道者,李汉俊留了下来,以屋主亲属的身份与随后而来的法国巡捕展开周旋。
  “你们开什么会?”“我们在编辑新时代丛书,没有开会。”“他们是什么人?”“北大教授。”“那两个外国人是什么人?”“也是北大教授,趁暑假来上海。”“你家为什么有这么多社会主义书籍?”“我兼任商务印书馆编辑,什么书都要看。”
  面对盘问,李汉俊从容冷静、见招拆招,一边用法语机智应答,一边牢牢站在桌子前,用身体挡住压在玻璃板下的会议纪要。一番折腾过后,巡捕一无所  获,悻悻离去。1921年8月初的一天,嘉兴南湖水气氤氲、波光潋滟,这群年轻人再聚首,缔造了一条小船诞生一个大党的奇迹。
  或许,现在的年青一代,甚至中年一代中,李汉俊和他的传奇经历已渐渐淡出视野。但是,当我们以《为什么要印这个报?》为线索,潜入历史的暗河,拾起支离破碎的记忆,蓦然发现:他14岁东渡扶桑,少年懵懂就探寻强国富民之道;28岁学成归国,已是日本东京帝国大学工科学士,精通日文、英文、法文、德文;与他手足情深的哥哥李书城,是中国最早追随孙中山、黄兴的国民党元老,数度担任政府要职。这样的学识、阅历和背景,在中共“一大”13位代表中可谓出类拔萃。经他介绍入党的著名作家茅盾曾经感慨地回忆说,如果不从事革命,李汉俊“稳稳当当可以做个工程师”,但他却偏偏做出了迥异常人的人生选择。
  党组织最初的创建过程中,他架着眼镜、身着长衫的身影清晰可辨,脱党的经历固然令人扼腕,但短短37年生命历程中,坚信马克思主义、传播马克思主义,确是这位湖北青年一生未竟的事业。

  90年光阴荏苒,南湖依旧垂柳轻拂、草木葱茏,已经泛黄的《劳动界》发刊词静静地躺在嘉兴南湖革命纪念馆新馆内,与不远处的红船一起,向我们传递着信仰的光辉。
 

 

[作者:嘉兴日报]
验证码:
广告
返回新闻频道首页
广告
广告

总新闻排行

广告
广告
广告
不良信息举报信箱 主编信箱 给仪征之声提意见
关于仪征之声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法律申明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仪征之声网络 版权所有
©2010-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