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 密码: 立即注册
广告
当前位置:首页新闻大视野

枪案击碎“桃园”情义

2011-01-18 23:01:50 来源:网络 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1989
年,为了改变穷苦的生活,陈照明、刘德清、赫全根结拜后在创业初期一起打拼,相互扶助;而随着个人事业发展轨迹的变化,彼此的感情也产生了隔阂,并最终因为生意场上的利益冲突,将兄弟情谊打得粉碎。
结拜
陈照明的老家在河南南阳,父亲去世早,从小跟母亲一起生活。他23岁那年,母亲也去世了,大姐陈开杰把他带到北京,托熟人在工地上给他找了份工作。不久,赫全根和刘德清也到工地上干活,三人相识。
1989年初的一个晚上,赫全根邀陈照明和刘德清到自己位于南场一村的家里。当晚,三个人焚香磕头,对天发誓一起创业过上好日子。三人中,陈照明是大哥,赫全根排行老三。不久,三人合伙成立了一家装修公司。刚开始连续两个月没做成一笔生意,后来在熟人介绍下承接了一个1万元的装修工程,才让兄弟几个振作起来。
1995年左右,赫全根的施工队要住房,租了村里10多亩地。后来,陈照明在赫全根租的土地上开了饭店,取名“豫梅食府”。刘德清则在旧宫肉类批发市场做买卖。2001年,赫全根成立了北京达龙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担任董事长。2003年,赫全根拿下了南场一村村南一块闲置土地的开发权,建云龙家园小区。
与陈照明三兄弟相熟的李健(化名)说,陈照明经营饭店,经常结识当地有头有脸的人物,还把这些客户介绍给两个兄弟认识。赫全根、刘德清请人吃饭谈业务,也会来这家饭店,而赫全根工地、陈照明饭店用的肉都是刘德清提供的。“因为做的是不同行业,之间互不影响,又彼此照应,三个人的事业都发展得很好。”李健说。
知情人说,云龙家园小区盖好后,赫全根用最低的价格,将小区里的两套房子卖给了陈照明和刘德清。
内讧
旧宫地区河南人多,很多老乡给陈照明捧场,他每天的收入超过万元。但好景不长,陈照明学会了吸毒。直到前两年,他才戒了毒。
赫全根的家人说,这些年,赫全根看在结义的情分上,一直帮陈照明。为筹集毒资,陈照明把家当全败光了,每次毒瘾发作,没钱总向赫全根要。
李健回忆,2002年左右,刘德清向南场二村租了地,在陈照明“豫梅食府”的南侧30米处,帮经济困难的小舅子开了一家饭店,但不久就关了。两年后,刘德清所在的批发市场被拆,他便接下饭店更名“清龙宫”重新营业。
2005年以后,两家饭店所在的南场路变得更加繁华,饭店生意红火。“生意场上的摩擦让他们的交情变了。”知情人说,两兄弟的饭店靠在一块,认识的朋友又差不多。为了避免尴尬,很多朋友不愿意去他们的饭店,两人的生意都受到了影响。
浮沉
2007年,赫全根以扩建改造为由,要将陈照明的食府拆除。陈照明的妻子丁云梅曾告诉陈开杰,赫全根口头承诺给经济补偿,让陈照明重新找个地方开饭店,当时还找了一个担保人。
陈照明的岳父丁成希说,家人曾让他跟赫全根签个书面协议,但陈照明不听,“他相信兄弟情义”。不久,陈照明自己带人把饭店拆了,失去了唯一的经济来源。半年多后,赫全根给了一块地,陈照明又借了十几万元盖四间房子准备重新开张,但施工期间又接到了拆迁通知。“这给陈照明的打击太重了。”陈开杰说,房子拆了,陈照明没拿到补偿,又欠了一屁股外债,便去找赫全根要钱,对方说没钱,“有一次,他说去赫的公司,连保安都想打他”。后来,陈照明整天把自己锁在家里,不想出来见人。
李健说,与此同时刘德清的饭店照样营业,赫全根经常带人捧场,刘德清还学着赫全根,在旧宫租地开发房地产。看两个兄弟过得滋润,陈照明心里的落差更大了。
反目
去年1127日,陈照明回老家,哥哥陈启明才知道弟弟的生活很落魄。陈照明说,跟老婆离婚三年了,家不像个家,已经有半年多没见老婆了。他跟女儿说,你妈在哪,叫她回来。女儿说现在不行了,你们各过各的吧。他跟儿子说,把你妈叫回来,儿子也不理他。
陈照明曾告诉家人,“赫全根要做房地产,拆了我的饭店,说好的钱要了三年都不给,他不给钱,我这口气咽不下去。”
对于不给钱的原因,据一些知情者说,是因为赫全根的“摊子”铺得太大,资金链断了,连自身都难保全。
去年1125日,陈照明再次到赫全根的公司找他要钱,遭拒,不欢而散。下午3时许,陈照明带着枪返回赫全根的办公室。一名工作人员称,陈照明两手各持一把枪,二话不说朝赫全根前胸开枪,见赫全根躲避,再次开枪,赫再没站起来。
近日,陈照明已被批捕。
[作者:网文]
验证码:
广告
返回新闻频道首页
广告
广告

总新闻排行

广告
广告
广告
不良信息举报信箱 主编信箱 给仪征之声提意见
关于仪征之声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法律申明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仪征之声网络 版权所有
©2010-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