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 密码: 立即注册
广告
当前位置:首页新闻大视野

官员出书写官场:大多隐瞒身份创作

2011-01-05 01:54:24 来源:网络 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官员作家创作官场文学,其官员的特殊身份让他们在面对外界以及周围同事时,言行都变得极为微妙。

  “小桥老树”至今不愿意向外界公布他的具体身份,而在单位内部,官员作家们也大多选择低调处理,甚至隐瞒自己的创作。“小桥老树”告诉记者,他周围的领导同事都不知道自己在写书,如果知道,肯定会摔碎一地眼镜,“我从事的工作与写作差得太远”。

  他们

  有人不愿对外公布另一个身份,不和同事讨论自己的小说,甚至隐瞒自己的创作;有人周一到周五都在忙单位上的事情,周末两天成为作家,十年间写出了10余部小说;有人见缝插针地在纸片、餐巾纸、名片上写下一条又一条感悟,最后集成数十万字的书——

  2010年,随着官场文学《侯卫东官场笔记》、《乌纱》、《芝麻官悟语》等书的纷纷热销,一个特殊的写作群体进入了公众的视野。

  这些官场文学的作者不是专业作家,他们的正职是各政府部门的官员,他们写作的动机,或是为了记录自己经历的历史,或是为了留住为官的感悟。

  官员出书热,成为2010年一个耐人寻味的现象。   

  揭秘 官场笔记

  余秋雨代为作序:“这本书有点稀奇,因为这是一个最没有条件写书的人,在一种最不适合写书的环境中,硬挤出来的。”   

  特殊的群体

  在职官员出书写官场

  在过去,官场小说大多由专业作家撰写,而近期,在职的大小官员却纷纷出版官场小说,他们特殊的身份引起了读者的极大关注。

  在“2010年度中国作家富豪榜”中,上榜的24位作家富豪都是大众熟知的作家,但却有一个大众熟悉而陌生的——“小桥老树”。这位“神秘畅销新人王”因为出版官场小说《侯卫东官场笔记》,以190万的版税位列2010年作家富豪榜第22位。

  更让人意外的是,“小桥老树”并非专业作家,而是重庆永川的一位副局长,是一位货真价实的政府官员。

  2010年末,官场小说《乌纱》悄然走红书市。无独有偶,《乌纱》的作者汪宛夫也是一位官员,他在浙江,是一位有着二十余年丰富工作经验的纪委干部。

  汪宛夫十年中创作出了10余部官场小说,作为在职纪检干部,汪宛夫在新作《乌纱》中,又为读者讲述了一个高官落马引发官场动荡的故事。

  《芝麻官悟语》一书在2010年已是第七次再版,却依然持续走红。该书作者王敬瑞,现任山西省阳泉市副市长,是一位老资历的副市长。这本书主要是他在区(县)任职时的所感所悟。著名文化学者余秋雨在书的序言中说:“这本书有点稀奇,因为这是一个最没有条件写书的人,在一种最不适合写书的环境中硬挤出来的。”   

  艰苦的创作

  五天当官两天当作家

  和专业作家有大把时间、大量精力从事写作不同,官员作家们的创作条件十分艰苦。

  创作时间是官员作家们面临的首要问题。由于身为官员,他们只能在繁忙的公务之余,挤出时间进行创作。

  副局长“小桥老树”告诉记者,他写作都是利用业余时间,只能抽晚上和休息日。

  多年来,副市长王敬瑞的写作都是见缝插针地进行。他养成了一个习惯,不管再忙、再累,都会把点滴的感悟记录在方寸的小本或者纸片、餐巾纸、名片上一条又一条,点滴感悟渐渐成潭,又由潭成池,最后成了一本数十万字的书。

  纪委干部汪宛夫透露,他周一到周五都在忙着单位上的事情,周末两天则成为作家,进行写作。周末两天他可以写出1万字,只要长期坚持,一年也可以写出两部小说。

  但时间的紧迫并没有吓退官员作家,“小桥老树”告诉记者:“我现在人到中年,这一点我潜意识中一直拒绝承认,身体状况似乎很好,在单位上是骨干,白天有处理不完的事情。在家庭中,上有老下有小,是家庭的顶梁柱。这种状态,对我写小说是有利的。因为在单位工作,让我紧紧联系着社会,不至于与社会脱节,现实是创作的源泉。成为家庭顶梁柱以后,体会到家中老人逝去的痛苦悲哀,子女成长的喜悦,这些人生体验是创作的另一源泉。”   

  对话 官员作家

  副局长“小桥老树”:领导同事都不知道他在写书,如果知道,肯定会摔碎一地眼镜,“我从事的工作与写作差得太远”。   

  不同的动机 

  记史、记事、记感悟

  这些在职的官员们,为什么纷纷热衷写起官场小说?

  《侯卫东官场笔记》的作者、身为副局长的“小桥老树”告诉记者,他创作小说的初衷,是希望通过书写小说主人公的经历,记录一个时代的变迁,也是对流逝岁月的回忆。

  “侯卫东是特定历史时代的特定人物,他发生的故事都不能脱离其生活的时代,这个时代我们曾经那么熟悉,却在不知不觉中成为历史。我写侯卫东,是对那个似近非近、似远非远的那个激情澎湃时代的追忆。”

  《芝麻官悟语》作者,副市长王敬瑞在接受《华商报》记者采访时也表示,自己一生中就做了两件事,“一件事是党和人民给我提供了这样一个平台,办了些有益的事情,为老百姓做了一些好事;第二件事就是在做事的过程中有很多的感悟,写成了这本书,给年轻人留一些东西,也给自己留下一些东西”。

  纪委干部汪宛夫则表示,他的小说有别于时下流行的官场小说,“很多官场小说多以描写机关生态为主,其实还是肤浅了些。我的小说不仅要向读者展现惊心动魄的办案过程,更要挖掘其中深藏的内幕,努力抵达人的内心深处。”

  相似的低调

  不说、不显、不送书

  官员作家创作官场文学,其官员的特殊身份让他们在面对外界以及周围同事时,言行都变得极为微妙。

  “小桥老树”至今不愿意向外界公布他的具体身份,而在单位内部,官员作家们也大多选择低调处理,甚至隐瞒自己的创作。“小桥老树”告诉记者,他周围的领导同事都不知道自己在写书,如果知道,肯定会摔碎一地眼镜,“我从事的工作与写作差得太远”。

  但是“小桥老树”也表示,即使领导同事们知道他在写作,对他的工作也不会有太大的影响,因为这本书是一个平凡人写的平凡人的故事。

  和“小桥老树”的做法相似,汪宛夫在单位里,也低调处理着自己写作的事情。身边的同事都知道汪宛夫喜欢写东西,但大家并不清楚汪宛夫具体写的是什么,而汪宛夫在单位也不会和同事讨论自己的官场小说。即使书出版,汪宛夫也依然低调处理,并没有向同事赠送自己的新书。

  面对官员写官场是否有担心的询问,副市长王敬瑞明确表示:“我这个事首先是正事,而且里面没有一点点是让人读了有污染的。我这个人恰恰就是这样,既然是正事,做了就不怕别人说。”         (华西都市报)

 
 

[作者:网文]
验证码:
广告
返回新闻频道首页
广告
广告

总新闻排行

广告
广告
广告
不良信息举报信箱 主编信箱 给仪征之声提意见
关于仪征之声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法律申明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仪征之声网络 版权所有
©2010-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