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 密码: 立即注册
广告
当前位置:首页新闻大视野

患尿毒症少女将他人捐献肾脏让与其他患者(图)

2010-11-10 20:21:02 来源: 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核心提示:  记者 喻敏 姚笑 通讯员 崔欣欣


  记者 喻敏 姚笑 通讯员 崔欣欣

  编者按:本报多年前关注的巴东尿毒症女孩向银梅,在切除左肾顽强生活5年后,毅然办理了捐献遗体手续。如今,向银梅又处在一个十字路口:右肾也失去功能急需切除,医生说年底可能有肾源可换,但这一切都需要费用。虽然中央电视台、辽宁卫视、山东卫视、知音杂志社等多家媒体关注并报道了她的故事,但高昂的手术费用依然如山阻挡着……

  接连遭祸

  花季少女罹患肾衰竭

  今年24岁的向银梅,家住湖北巴东县金果坪乡。在13岁时,姐姐患上肾衰竭。为了给姐姐筹钱治病,14岁初中毕业后,她放弃了进县重点高中的机会,选择外出打工。但姐姐的病却没治好,5年后去世了。

  就在向银梅慢慢有了一点积蓄的时候,厄运再次袭来:2006年,她的左肾出现病变,不得不切除左肾。2007年3月,她的右肾也失去功能,需要换肾。

  家已一贫如洗,哪里还有钱治病?护士说,向银梅体内毒素很高,每个星期应该至少做2到3次透析,但她经济困难,一个星期只能做一次。

  真诚对话

  病困少女见到死囚犯

  等待肾源的日子是漫长又难熬的。2007年3月7日,向银梅从捡来的一张报纸上看到一则新闻:恩施建始县周文海因家庭变故,嫁祸于人,2006年8月26日他将别人家两个小孩无情砍死。当年9月5日,周文海被抓获归案。2007年3月,周文海被恩施州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死刑……

  读完这则报道,向银梅震惊不已。因为自己身患绝症,对生命有着比别人更深刻的体验:“他因为作恶多端,生命快要走到尽头;我的生命因为疾病,剩下的时日也不多了。”向银梅突然觉得自己在生命的最后时刻,应当去见一见周文海。

  “我和你一样也是恩施州人,是你的老乡。也许,我能为你做些什么?”

  “我现在心如死灰,除了我的老母亲和两个儿子,我什么人都不想见!”

  “那我替你去看望你的老母亲和两个孩子,然后带着他们来见你,好吗?”

  “我和你没有任何关系,用不着你费这个心!”

  ……

  向银梅和死刑犯第一次见面就这样“不欢而散”。

  大义女孩

  真情帮死囚完成心愿

  但向银梅很执着,她默默地在心里对自己说:“在生命最后的时刻,我来帮助周文海完成他最后的心愿吧,但愿他有所悔悟……”

  向银梅见到了周文海的母亲和两个儿子。周母因为年老体弱,已经丧失了劳动能力,老人整日以泪洗面。临走时,她从身上掏出100元塞给老人。

  向银梅在返回的路上,专程赶到建始县看守所,希望看守所能够给周家提供一些帮助。

  2007年8月16日,向银梅与周文海第二次见面了,同时见面的还有周文海年迈的母亲和两个儿子。周文海事先已从民警那里得知向银梅对他一家的帮助。但是,在向银梅的要求下,民警没有告诉他向银梅身患绝症的事。

  向银梅在治病的间隙,还不时给周文海写信。后来,周文海从干警嘴里得知向银梅真实的情况。

  幡然悔悟

  死囚捐肾救濒危少女

  一天,周文海在看守所看到一部专门给犯人播放的教育片:一位母亲身患尿毒症、危在旦夕,儿子毅然给母亲捐肾,救活了母亲!他的心禁不住一颤:“我要把自己的肾捐给向银梅,让她的生命得以延续……”

  周文海将自己的想法报告给了看守民警。周文海说,他不仅要将一个肾捐给向银梅,还要将另一个肾以及肝脏、眼角膜捐给其他病人,希望自己身上的器官能够挽救更多的人。

  非常巧的是,周文海和向银梅不仅血型相同,更令人称奇的是他们的人类白细胞抗原组织也有三个位点相近,配型完全成功。

  向银梅的生命有了新的转机和希望。可是,贫寒的向家到哪里去筹这笔巨额的移植费呢?

  随着《恩施晚报》等媒体的报道,一时间,在恩施和巴东大地,掀起了一场拯救绝症女孩的行动。同时,这场特殊的“生命接力”吸引了众多媒体的目光。爱心人士纷纷伸出援手,很快,手术款筹齐了。

  2007年12月26日,最高人民法院下达了周文海的死刑核准令。

  一波三折

  手术在即却突生意外

  向银梅即将接受肾移植手术,为了做手术,她提前去了武汉做相关检查,检查的结果却是一个晴天霹雳:不适宜做手术。即使做了,成功率大概也只有50%。

  据医生介绍,拍片结果显示,向银梅肾脏上半部分有被结核破坏的迹象。也就是说给向银梅进行了肾移植,并不是非常合适。

  据了解,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与向银梅经济条件差,平时治疗保守,用药不及时有很大关系。

  医院希望向银梅能慎重考虑一下,是坚持做手术,还是把这次机会让给更适合的患者。

  最后,向银梅决定让出这次难得的机会。同时,她暗自承诺自己身后也要捐献遗体。

  向银梅说,周文海捐出自己的遗体,是为了赎罪和回报社会对他的关心,自己应该让他的这个愿望落到实处,让他器官发挥最大作用。既然还有人比自己更适合这颗肾脏,那么她就应该把这次机会让出来。

  虽然向银梅和周文海的这场“生死对接”错过了,可受向银梅的感化,周文海捐出的双肾、一个肝脏最终让两名尿毒症患者,一名肝癌患者重获新生。同时,周文海捐出的眼角膜,也让两人重获光明。

  绕了一圈事情又回到原点:调养身体,等待肾源。

  再获生机

  坚强少女和时间赛跑

  2008年以后,向银梅一直都在广州军区武汉总医院接受治疗,每月透析、医药、住宿、生活等必需费用高达4000元。今年9月,医院传来喜讯:适配肾源找到了。可是,两年前社会为向银梅募集的换肾手术捐款,已所剩无几,医院表示可在两个月左右为她进行肾脏移植手术,并答应减免(部分)手术费。而手术期间的住院、治疗、透析及手术后开始的抗排斥巨额医药费,仍高达20余万元。

  目前,向银梅已办理了遗体捐献手续。她说:“就是肾脏移植手术后能让我活下来,我也要在今后将自己的遗体捐给社会,因为是社会爱心救了我,我要回报社会!”
 

[作者:yzzs]
验证码:
广告
返回新闻频道首页
广告
广告

总新闻排行

广告
广告
广告
不良信息举报信箱 主编信箱 给仪征之声提意见
关于仪征之声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法律申明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仪征之声网络 版权所有
©2010-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