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 密码: 立即注册
广告
当前位置:首页新闻大视野

女子认为同居男友女儿是感情障碍将其杀害

2010-11-10 20:18:51 来源: 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核心提示:  早报讯(胡宇 沈元祥 记者 杨琴王了)昨日上午,省高院依法公开开庭审理了顾晶故意杀人二审案,数十家新闻媒体人员、被告人和被害人亲属及部分群众到庭旁听。法庭就被告人顾晶提出的上诉理由及控辩双方争议的焦点


  早报讯(胡宇 沈元祥 记者 杨琴王了)昨日上午,省高院依法公开开庭审理了顾晶故意杀人二审案,数十家新闻媒体人员、被告人和被害人亲属及部分群众到庭旁听。法庭就被告人顾晶提出的上诉理由及控辩双方争议的焦点进行了审理。经过四个半小时的审理后,合议庭宣布因案情重大,决定将该案提交审判委员会讨论后定期宣判。

  2009年,被告人顾晶在与男友罗翔同居期间,认为罗翔与前妻所生之女罗菲(女,10岁,本案死者)是其与罗翔感情上的障碍,遂产生杀害罗菲的念头。同年12月3日18时许,顾晶以带罗菲外出玩耍为由,将罗菲骗至成都市锦江区大慈寺路32号2栋其租住房内,在得知罗菲不愿意回到亲生母亲身边后,顾晶趁罗菲不备从背后用绳子用力勒罗菲颈部,致罗菲当场死亡。次日,顾晶将尸体装入一红色登山包,租车将尸体运至仁寿县黑龙滩水库附近,企图埋尸未果,又将尸体运回。之后,顾晶找到其前夫、被告人林国栋,告知包内装有罗菲的尸体,二人共同将装有尸体的登山包抬回顾晶的租住房。同月5日,顾晶、林国栋一起到电器商场购买了一台冰柜用于藏尸。8日,顾晶购买菜刀欲分尸,因未能砍动尸体关节部位未果。案发后,顾晶为隐瞒杀人事实,故意散布罗菲失踪的虚假消息,散发寻人启事。后罗翔因其女儿罗菲被害而自杀身亡。9日、10日,公安人员将顾晶、林国栋先后抓获归案。

  顾晶拥有大学文化,作案时年仅27岁,仅为满足个人感情私欲而残忍杀害同居男友的无辜女儿,并持刀分尸,事后伙同其前夫藏尸毁灭罪证。顾晶的犯罪行为导致同居男友父女双亡,其犯罪情节恶劣,手段残忍,后果特别严重,被一审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

  16页辩护内容 4条意见提出“改判无期”

  昨日庭审中,顾晶向法庭陈述了4条观点:“第一,我对杀害菲菲的犯罪事实没有异议;第二,案发后我在警方正式拘传前主动交代了犯罪事实,符合自首情节;第三,归案后我如实进行了供述;第四,我认为一审判决过重。”

  辩护律师也提出长达16页、“顾晶属自首”等主要4条辩护意见,提出“应改判顾晶为无期徒刑”的观点。不过,检方一一进行反驳,并提出一审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量刑适当,应维持原判的观点。

  焦点1

  故意杀人VS激情杀人?

  庭审中顾晶说,事发当天,自己原本只是想骗小女孩过去将她藏起来,后来发生争执才引起激情杀人。

  不过,检方对此予以了否定。检方指出顾晶从借用他人的身份证租来出租屋,到事前购买电话卡、封口胶等工具,以及多名证人的证词表示顾晶曾告诉他们说不喜欢菲菲甚至想把她杀了,以及事发当天顾晶找人租来野的、事前准备好衣物、事发后假装帮助寻人等,一切都显示其是有预谋的。

  焦点2

  是否属于自首?

  庭审中顾晶提出,事发两天后她本打算去自首,但菲菲的父亲知道此事后极力阻止,并提出:“他说‘你要自首,就把我也勒死,或者我们一起死’。”

  不过,检方指出,顾晶在案发后并没有主动归案或自愿将自身置于司法机关控制之下的行为,其在公安机关对案件进行调查时仍然没有主动如实供述犯罪事实,而是在公安机关见其神色慌张、犯罪嫌疑升级后移交刑大时,顾晶才第一次做出有罪供述,因此,并不符合自首的本质要件。

  焦点3

  菲菲父亲有重大过错?

  顾晶及辩护律师提出,在案发过程中,顾晶首先遭遇了罗翔的欺骗才建立恋爱关系,随后顾晶还遭遇流产、向罗翔提出分手但对方以死相逼或要求一起自杀的极端思想,因此,“案件由恋爱及家庭纠纷引发,菲菲父亲在此案中存重大过错。”

  对此,检方明确指出,顾晶犯罪针对的是无辜的未成年人,其事前采用暴力手段致被害人当场死亡,之后又购买菜刀等工具砍切尸体想达到分尸的目的,反映出其主观恶性较深,且犯罪情节特别恶劣。“顾晶直接杀害了菲菲,并且间接令菲菲父亲也失去生命,还应该接受道义的谴责。”公诉人表示。

  焦点4

  是否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

  顾晶辩护律师提出,事发前顾晶刚经历离婚、欺骗、流产等,可能并不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

  对此,检方提出,从顾晶流产至事发,其并没有任何进行精神疾病治疗的行为及证据,因此该观点并不能成立。

  [庭审素描]

  杀人者两次哭泣鞠躬

  向受害者家属及自己父亲致歉

  昨日上午9:30入庭时,顾晶抬起头,开始四处张望,似乎是在寻找自己的亲人,而林国栋则一直把头埋在胸前,眼神不敢触及庭下的人。

  顾晶外貌瘦削,神情有些憔悴。她穿着一件白色带帽卫衣,浅蓝色牛仔裤,如果不是那件印着“看守所”字样的醒目“黄马褂”,人们很难将眼前这个身材娇小、面容白皙的28岁女子和一个杀人犯联系起来。“首先,请允许我向菲菲及菲菲的家属真心致歉。”庭审开始后,顾晶在刑事部分法庭调查阶段,首先当庭表示歉意。 “都是我的错,是我对不起你们,希望你们接受我真心的悔改。”她语气低沉而缓慢,这些忏悔的话一说完,便深深弯下腰,第一次向坐在原告席的菲菲母亲鞠了一躬。

  做最后陈述时,顾晶从口袋里拿出一封写好的《悔过书》,颤抖着声音念起来:“至今,我仍不敢相信小菲离去的事实……我的行为让三个家庭遭受到很大的痛苦,我对不起小菲的家人,对不起林国栋,更对不起父母多年的养育之恩……”

  念着、念着,顾晶的声音越来越哽咽,直至哭出声来,但她还是坚持把所写的内容念完。随后,她再度鞠躬,向罗菲母亲、林国栋和庭下的父母致歉。

  此时,坐在旁听席里的顾晶母亲早已泪流满面,不停抹泪。顾晶的父亲久久凝望着站在被告席上的女儿,嘴唇微动几下,神情令人揪心。

  “帮手”前夫庭上痛陈

  觉得愧对前妻,不料成阶下囚

  一审之后,罗菲家人提起了上诉,上诉请求包括林国栋的刑罚畸轻,请求二审法院依法判决。

  昨日法庭上,刚满30岁的林国栋,头发已经花白。他的陈述和一审时出入不大。不过,他一再强调,自己帮顾晶藏尸的行为虽然有错,但也只是妨碍了司法公正,他没有参与杀害罗菲,因此,一审判决适用法律清楚,量刑准确。

  法庭上,林国栋再次向法庭陈述了他帮顾晶藏尸的原因:“我和顾晶相识7年了,当她有求于我,而且是在杀人之后特别无助时,我真的无法拒绝她。离婚时,我就觉得愧对顾晶。在那个关键时刻,我单纯地认为,一定不能出卖她,能帮她就尽量帮她……”林国栋的这番话,让庭下旁听人员唏嘘不已。

  做最后陈述时,林国栋也哭了。“我一直觉得,这件事归根结底都是我的错,是我害了顾晶……”林国栋哽咽着说,如果当初他没有和顾晶离婚,事情就不会发展到这个地步。案发后到现在,他从来就没有睡过一天安稳觉,一直受着良心的谴责。“我没料到,自己的人生会走到这一步。曾经,我也是一名遵纪守法的好公民,还是一名媒体从业人员;如今却成了一名阶下囚。这个污点,是一辈子也洗不掉了……”

  [庭审现场]

  受害者家属旁听几度打断庭审反驳

  昨日上午8点40分,10岁受害女孩罗菲的母亲兰莉、外婆、姨婆等10多位亲属早早来到法院外,怀里抱着小菲的遗像和生前照片。

  “我的孙女很乖,很懂事的。我们都不明白,那个恶毒的女人是怎么下得了手?”小菲的外婆一边说,一边抹泪。

  厚厚的一摞照片中,有小菲和父母的合影,还有她在学校参加活动时的留影。

  庭审开始后,兰莉坐在原告席上,其余家属坐在旁听席。

  顾晶开始陈述上诉理由:“我只是想把菲菲藏起来,我的行为符合自首情节……”顾晶的话很平淡,却让原本安静的旁听席炸开了锅:“你撒谎!简直胡说八道!”

  顾晶的每一个上诉理由都让罗菲的家属不能接受,菲菲的婆婆甚至几次不顾审判长阻拦,打断庭审,站起来大声发言。

  在刑事附带民事提交证据时,兰莉还和顾晶当面对质:“12月8日,你回到家里,见到了什么人?”“你一个人。”“一个人?没人给你开门吗?屋里明明还有我的朋友,我们早就知道是你做的!”

  休庭时,兰莉说,12月8日晚上,青羊警方给他们打电话,称顾晶有重大作案嫌疑,让家属配合挡获顾晶。“当时,我和朋友赶到王家塘的出租房等顾晶,还假装给她打电话,让她回来商量菲菲失踪的事。”兰莉说,凌晨时顾晶才回来,是她朋友开的门,而自己在里屋给埋伏在小区内的警方打电话。几分钟后,青羊警察就出现在屋里,把顾晶带走了。兰莉说:“既然警方把她抓了她才供述的杀人事实,怎么能称之为自首?”

  早报记者杨琴 王了 庭审图片为省高院提供

  她用1根编织绳 结束了10岁孩子的生命

  昨日庭审中,顾晶勾勒出杀害菲菲的整个过程,尽管,这些细节目前旁观者仍然无法辨清真伪……

  狠心杀人

  找出一根编织绳从后面勒住她脖子

  2009年4月,顾晶与林国栋办理离婚手续。当月,她与罗翔同居。同年8月,罗翔的母亲带着菲菲来成都与他们生活在一起。“跟罗翔恋爱时,他向我隐瞒了自己的婚姻及育有子女的情况。他此前从未说过,我是罗母带菲菲来住时,才知道他还有一个女儿……”在随后的同居生活中,顾晶与菲菲在生活中有一些小矛盾,不久她又怀上罗翔的孩子并流产,之后,她就产生了让菲菲跟其亲生母亲住的想法。

  2009年12月3日下午,罗翔要去打羽毛球,于是顾晶想利用这个机会把菲菲带到其位于大慈寺的出租屋去谈谈。当天傍晚6时许,她告诉菲菲要带她出去玩并叮嘱不要告诉奶奶,于是下楼在大门外等菲菲出来。随后,她们一起坐上一辆事先让朋友准备好的野的回到出租屋。“进屋后我们就看电视聊天。我一直就很好奇菲菲为什么不愿跟她妈妈住,她说住那边要做作业不能出去玩……我告诉她如果爸爸妈妈不在一起,爸爸始终会找另外一个阿姨,还要给她生一个小弟弟或小妹妹。这时菲菲就激动起来,又跺脚又闹,我去捂她的嘴时被她咬了一口……随后,我就用事先买好的封口胶想封住她的嘴将她绑起来,不过封口胶粘性不好,我就从屋子里找出一根编织绳,从后面勒住她的脖子并在她脖子上绕了一圈。菲菲想朝外跑,我就跟在后面追并往回拉绳子。绳子越拉越紧,半分钟后,菲菲倒在地上。我把她翻过来一看,菲菲满口出血,满脸通红……”说到这些,顾晶一直语气低缓。而旁听席上的菲菲外婆、姨婆等人,早已忍不住擦拭双眼。

  冷血分尸

  用菜刀来砍尸体砍不动了才放弃

  杀人后,顾晶原本打算抛尸,未果后买回冰柜冰冻尸体并准备分尸。

  顾晶说,12月4日,她买回一个红色旅行包和铲子等工具,将菲菲的尸体装进红色旅行包内,并谎称公司要到黑龙滩搞植树活动,叫朋友租了辆车接她。之后,她叫两个朋友上楼帮她搬旅行包,对方还问她“里面装的是什么,怎么这么重。”她只得支吾了事。随后,一行三人开车到了黑龙滩,“我叫他们两人回去但他们不放心我一个人,便给林国栋打电话想叫他来。”因始终没有机会埋尸,只好返回出租屋。在楼下她叫林国栋帮忙将旅行包搬上6楼,其间林问里面装的什么东西,她回答 “装的是菲菲的尸体”。

  12月5日,为防尸体腐败,顾晶提出买冰柜,林国栋同她一起到春熙路一家电器商城买了一台冰柜,1000余元,林国栋刷卡给的钱。第二天冰柜送到,她将尸体放进冰柜。

  12月8日,顾晶到春熙路一商场买了电锯、菜刀、剪刀及塑料袋,准备将尸体碎尸分几次带出去埋。“我不敢用电锯,就用菜刀砍了两三刀尸体,砍不动了就放弃了。”

  [悲情幕后]

  顾晶家属的忍受

  默默承受着受害者家属痛骂

  昨日中午12点45分,审判长宣布休庭,下午1点30分再接着开庭审理。顾晶的父母和哥哥一脸倦容,快步走出法庭。“走吧,这里人太多了。”顾晶的母亲不敢直视罗菲家属投来的憎恨目光,赶紧叫丈夫和儿子离开。

  当记者试图上前从二老口中了解顾晶为人时,两人显得很戒备:“别问了,我们什么都不知道。”为了参加这次二审,两位老人是专程从老家银川赶来的。

  顾晶的一位隔房兄长也在成都工作,但他对妹妹的事也是三缄其口:“平时我们接触很少,有什么问题找律师吧。”

  下午1点半,吃过午饭后,顾晶的家属准时回法院听审。一家人经过大厅时,正巧碰到菲菲的外婆和姨婆。见到顾晶的家人,菲菲的姨婆和外婆情绪变得很激动,站在他们身后开始大骂。而顾晶的家人都一言不发,低着头快步走进法庭。

  律师眼中的顾晶

  沉默寡言,不善于化解问题

  案件进入诉讼程序后,发现律师事务所李刚、致高律师事务所曾莉被聘请为顾晶的代理律师。

  在看守所里,曾莉多次和顾晶面对面交流。在曾莉眼中,顾晶温顺、内向、沉默,是一个典型的小女人。“她在遇到问题时,不懂正确面对,却采用一种极端的方式,导致悲剧的发生,让一个无辜幼小的生命逝去。顾晶不是一个有暴力倾向、十恶不赦的杀人狂魔。否则,她也不会向玉树灾区捐款,更不会义务献血。”曾莉说,如今顾晶十分后悔,多次泪流满面忏悔自己的行为。

  曾莉说,出事之后,顾晶最担心的就是她的父母。“一审判决时,有人说,顾晶看上去无所谓,甚至还给庭下的朋友打招呼,其实,她是装出来的。”曾莉说,顾晶曾告诉她,父母身体不好,如果她表现得很悲伤,父母会比她更难过。此外,顾晶也很关心罗菲的奶奶,她知道自己的行为给老人造成了很大伤害,一直想设法弥补。

  新闻链接>>>

  菲菲火化后乐山安葬与父亲祖父紧紧相依

  菲菲的舅舅兰苋透露,罗翔有过两次婚姻:第一次与兰莉结婚,1999年生育女儿即菲菲。2002年,兰莉被迫与他离婚,菲菲的爷爷对此十分气愤(有一说法是菲菲爷爷是被菲菲爸爸气死的)。随后,罗翔与另一女子结婚,生育一女。后来,罗翔又离婚,2009年与顾晶开始交往。

  兰苋说,菲菲的奶奶非常疼爱菲菲。2009年7月3日下午,罗翔忽然到自贡兰苋家接走罗菲,说带出去玩一段时间就送回自贡读书,结果直接到了成都。兰苋及家人表示,在菲菲短暂的生命中,其父罗翔一直对她倍加关爱。

  菲菲遇害案破后,她的遗体于2009年12月27日火化,随后运回乐山,与祖父、父亲紧紧相依,三座墓前后相望。

  [赔偿争议]

  受害者家属索赔130余万元

  两被告人表示无力赔偿

  昨日庭审中,受害者菲菲的母亲兰莉共提出两条上诉请求。除认为“被上诉人林国栋的刑罚畸轻,请求二审法院依法判决,林国栋依法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外,还提出总共130余万元的附带民事部分赔偿。

  对此,菲菲的舅舅兰苋在庭审后解释,这笔金额主要包括要求二被上诉人连带赔偿死亡赔偿金50万元、丧葬费2万元、被扶养人生活费、精神抚慰金、住宿费、误工费、交通费等。兰苋说:“菲菲失踪后的近十天时间,我们发动了几十位朋友帮忙寻找,因曾接到电话称孩子被绑架到西安,还曾到西安、自贡、攀枝花、泸州等地寻找,所有花费并不少。”

  对此,顾晶表示愿意赔偿,但自己并无能力赔偿,由其母亲代为赔偿。她同时说,父母均已退休,体弱多病,此前靠抵押房屋筹集25万元赔偿金,但与兰家索赔数额相差太大,因此未能达成协议。

  林国栋则表示,出事之后他近一年来没有工作,如今靠着父亲的养老金生活。此前离婚、炒股亏钱,并无什么积蓄。林国栋说,目前他筹集4万元赔偿金,“今后,只要我有经济能力了,一定会对菲菲的家属、对顾晶的家属进行赔偿……我一直觉得也愧对他们(顾晶父母)。”

  早报记者杨琴王了庭审图片为省高院提供
 

[作者:yzzs]
验证码:
广告
返回新闻频道首页
广告
广告

总新闻排行

广告
广告
广告
不良信息举报信箱 主编信箱 给仪征之声提意见
关于仪征之声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法律申明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仪征之声网络 版权所有
©2010-2020